當前位置:主頁 > 主營業務 >

干貨資訊:放款日作為起租日的做法是不恰當的

發表時間:2018-07-06瀏覽次:
  在我國租賃界,許多租賃公司以放款日,即支付設備款項的日期,作為起租日,即租賃對價的起算日,這種做法其實是有問題的。
 
  1. 租賃(Leasing)作為以讓渡資產使用權而獲得租金對價的一種商業行為,以承租人收到設備并接受設備租賃的日期(設備接受日,acceptance date)作為起租日,是最符合租賃邏輯的;這跟貸款業務中,以資金借入方收到款項的日期(對資金出借方而言,即是放款日)作為貸款對價,即利息,的起算日一樣,是應該好理解的。事實上,以設備接受日作為起租日,是西方租賃界的通行做法,也是我國部分租賃公司一貫堅持的正確做法。而以放款日作為起租日,則有誤把租賃當作貸款操作之嫌。
 
  2. 把放款日作為起租日通常會使租賃公司蒙受損失。因為通常情況下,租賃公司可以在供貨商交付設備一段時間后再向供貨商支付貨款。遵循租賃的正常邏輯,在承租人接受設備后,即向承租人收取租金,而在設備交付一段時間后,再向供貨商支付貨款,顯然是最有利于租賃公司的資金運作方式。 而以放款日作為起租日,則租賃公司無疑喪失了這種“福利”。
 

 
  3. 以放款日作為起租日會增加租賃公司的風險暴露。凈租賃關系中,租賃公司作為一個名義購買人,并不對供貨商的選擇,設備的選型、價格談判等諸多事項擁有話事權,因此,在承租人收到設備并向出租人出函確認接受之后,再支付供貨商貨款,本是對租賃公司的一個必要的且適當的保護。如若以放款日作為起租日,則租賃公司可能失去這層天然保護;且在盡早開始產生收入的正常愿望推動下,租賃公司還可能愿意放棄這種保護, 轉而在未收到設備的情況下提前付款,從而使自己暴露在不必要的巨大風險之下。
 
  最近爆出的“遠程視界”案正好生動地詮釋了這種情形。“遠程視界”是一家遠程醫療服務集團公司。 它與大城市三甲醫院的專家聯合,與全國區、縣級基層公立醫院開展科室共建。新建科室的設備由“遠程視界”作為供貨方,并由租賃公司以融資租賃的方式提供給科室使用;大城市的醫療專家則向這些科室提供遠程技術支持。“遠程視界”、醫療專家和基層醫院三方分享科室收益。但在科室收入的一個確定的比例足夠支付租金前,由“遠程視界”向租賃公司墊付租金和保證金。為了推動業務發展,“遠程視界”共引進了38家租賃公司同其合作;在設備交付前,“遠程視界”要求租賃公司向其預付設備款。在爭取業務的壓力和盡早產生收入的愿望雙重驅動下, 租賃公司接受這個要求,提前向“遠程視界”打款。項目期初運行順暢,但隨著“遠程視界”為其合作醫院墊付的租金和保證金越來越多,其資金鏈最終斷裂。
 
  從2017年上半年開始,“遠程視界”在收到租賃公司的設備預付款后,就有挪用該款項,而始終不交付設備的情形發生。有些醫院在租賃公司支付設備款一年多之后仍然收不到設備。醫院自然是拒付租金,租賃公司則只好起訴醫院,有的通過司法系統查封了醫院的賬戶。這里,租賃公司顯然處于非常被動的情形,因為醫院可以說,“我跟你沒有租賃關系,因為你并沒有把設備租給我; 我跟你也沒有借貸關系,因為我并沒有收到你的借款,你的錢是給了”遠程視界“而不是我。”這個事件最終如何收場, 筆者不敢妄言,因為司法審判并不會只單純考慮法理,但筆者確實替這些租賃公司捏一把汗。
 
  我們常說,租賃比貸款更容易控制風險。這個從理論上來說肯定是對的。但租賃的這種相對安全性,一定來自于我們遵從租賃的基本規律去做業務,而絕不會僅僅因為我們把一筆業務稱為“租賃”或“融資租賃”。深切建議各家租賃公司,秉持租賃的正常邏輯,以“設備接受日”而非“放款日”作為租金的起算日。

      上文信息,由上海譽商小編通過網絡采集整理發布,希望能幫助到您,如果您需要辦理融資租賃公司注冊等業務服務的話,可以快速咨詢上海譽商的在線客服,全程為您解答相關的疑惑問題,上海譽商,十年活躍在上海浦東新區陸家嘴商圈,為上千中小型企業做出了貢獻,上海譽商,期待和您的精誠合作,助您早日完成規劃建設。
金融融資租賃服務網,網站內容僅供參考,詳情請聯系在線專家或直接撥打免費電話4000021390
日本av女优电影